樱花直播里面的人是干什么的

林跃煞有其事地道:“当然,你跟我老婆长得有点像。”

莎莎拉过一张椅子靠着林跃坐下来,半倚半靠在他的肩头,用手在他胸前轻轻勾划:“昨晚我的服务,你还满意吧?”

林跃握住她的手:“可以给80分。”

莎莎在心里冷笑,你昨晚折腾老娘一宿,到现在走路还腰膝酸软,头发根儿疼。笑,你还有心情笑?很快你就会变成穷光蛋了。

赖先生说道:“金先生,他违反游戏规则了,居然用他二爷的钱玩女儿。”

金凯瑞看向他们俩:“你们有什么要说的吗?”

“哎呀,有这种事?”王多鱼非常浮夸的看着林跃:“这事我怎么不知道?”

林跃说道:“伺候你的那位小姐没有提供这项服务吗?”

“没有啊。”

“我还以为这是午夜套餐里的固定项目呢。”

赖先生说道:“按照游戏规则,应该取消王有道的继承资格。”

林跃揉捏着莎莎的手说道:“赖先生,遗嘱里说的是不能把遗产花在黄赌毒上,否则取消游戏资格对不对?”

夕阳下温柔治愈系少女绿皮火车上写真

“对。”

“可我没把遗产花在黄赌毒上呀。”

赖先生看向金凯瑞:“他说谎。”

金凯瑞说道:“他没有说谎,他二爷留给他的十亿人民币他一分钱都没动,到现在还整整齐齐在金库码着。”

赖先生傻眼了:“这怎么可能!”

他实在无法相信一个穷了快半辈子的人突然有了十亿元,却很克制地没有花一分钱这种事。

金凯瑞说道:“如果你不相信,可以找银行方面确认。”

“那就是他,一定是他出的钱。”赖先生又把矛头对准王多鱼。

“我是真不知道服务套餐里有这个,难不成个别雇员生活fǔbài也要赖到我头上?如果真是这样,老金,那我得跟你好好说道说道。”

金凯瑞看看王多鱼又看看林跃,再瞅瞅殷先生和赖先生,乐了。

“赖先生,殷先生,你们的小动作……未免太下作了吧。”

金凯瑞说完话喝了一口水站起来:“如果没别的事,我先走了。”

王多鱼往前送了一程,正赶上艾晴和夏竹从前面过来。

“艾晴,帮我送送老金。”

“好的,多鱼哥~”

王多鱼哆嗦了一下。

他回头时,莎莎正一脸怒容望着赖先生和殷先生:“算了?就这么算了?那我不是给他白嫖了?”

说好的事成之后分她八千万,结果呢?事情就这么黄了,想起昨天晚上的遭遇,那可真是……总之,听到赖先生选择放弃,她杀人的心都有了。

莎莎说的声音有点大,前面长桌上的人全听见了。

教练含着一嘴意大利面呆呆看着林跃;爆炸头一手握着一只鸡腿儿听懵了。

光头佬伸手抓了抓脑门:“王有道太牛13了!”

眼见莎莎一句话惊动了所有人,殷先生和赖先生哪里还有脸再呆下去,拉着她的手落荒而逃。

夏竹望着二男一女远去的背影问道:“什么白嫖?”

“白嫖……这个……那个……你知道拉菲特的电话吗?我想请他过来吃顿饭。”

“股神拉菲特?”夏竹一下子来了精神:“你要请股神拉菲特吃饭?”

嘘~

王多鱼松了一口气,总算不用跟她解释王有道同学如何白嫖人家姑娘的事情了。

……

王多鱼一边过着挥金如土的日子一边等候拉菲特到来。

而林跃对于如何让梦想投资扭亏为盈的事一筹莫展,之前买股票他让王多鱼加十倍杠杆,为的是让公司多赚一点,看系统会不会判定为一次成功的投资。

往好了说,就算心想事成,后面那两次怎么搞?

他这正用毛巾捂脸躲在桑拿房思考问题,猛听得外面门响,庄强顶着一身肥肉走进来。

“有道,大事不妙啊。”

“怎么了?”他揭起毛巾,看了庄强一眼。

“还记得林小号的冰山转移计划吗?冰山运到一半才发现叶尼塞河根本到不了阿拉善。”

林跃心说这种没有半点逻辑和常识的脑残计划也只有在喜剧电影才会出现。

“还有呢?”

“冰山里有一窝小北极熊,给当地人扣了,林小号也给他们抓了,说我们捕猎珍稀动物,要判刑。”

林跃盯着庄强看了好一会儿,用手搓了把脸。

“我理一理啊。”

冰山到不了阿拉善;里面有一窝小北极熊;当地人以为林小号是非法狩猎者,把人和熊都扣了。

这才符合逻辑嘛。

庄强说道:“我寻思钱赔了也就赔了,北极熊扣了也就扣了,咱怎么着也得把人给捞出来吧。”

“没错,是得把人捞出来。”

“关键是怎么捞啊?”

林跃沉吟片刻,眼睛一亮:“这事你跟我哥说了没有?”

庄强摇摇头:“我怕他不高兴,没敢说。”

林跃说道:“这事咱要这么办……”

庄强听得云里雾里的:“这行吗?”

“不试试看你怎么知道不行?”

“那我这就叫人去办。”

“人命关天,别蒸了,赶紧的。”

庄强把毛巾往肩膀一撂,出去了。

林跃也没有在里面多待,到外面冲了冲,穿了件浴袍走出浴室。

他正要服务生帮自己敷面膜,就见一个带着眼镜的家伙鬼鬼祟祟凑过来。

“你是……刘旭明,抄毛选的那个?”

“对,是我。王董你记性真好。”

“你不在公司呆着,跑这边来干什么?”林跃在一张按摩椅坐下,旁边有人拿着毛巾过来给他擦头捏肩,另有一人打开电吹风帮忙打理头发。

刘旭明往前凑了凑:“王董,有个事……”

林跃见他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朝服务生挥挥手,那人把电吹风放到桌子上,完事鞠了一躬,转身离开休息厅。

“现在可以说了吗?”

刘旭明说道:“您还记得王总几天前投资的那个什么陆游器吗?”

林跃点点头:“记得,怎么了?”

泳帽男大冷天打扮得跟个神经病一样,进门就推销他那狗屎一样的陆地游泳器——“我的陆游器最大的卖点就是可以根据个人喜好自由地切换场景,如果你喜欢在海里游,那就加点盐,如果你还喜欢别的口味的话,也可以加点牛奶,啤酒,橘子汁。”

那魔性的声音,鬼畜的舞步,亮瞎人眼的造型,想不记住都难。

刘旭明搓了搓手,一脸局促地道:“王董,第一批陆游器已经投放到西虹市各个街道。”

“然后呢?”

“效果不是很理想。”

林跃心想就这傻波伊玩意儿,效果能理想才怪。

转移冰山,人和北极熊都给当地人扣了;投资陆游器,结果乏人问津;

这才对嘛。

“这件事你对王总说没?”

刘旭明摇摇头。

“那就先别告诉他了,免得王总听完不高兴。”

“好的。”有林跃这句话,刘旭明就放心了。

“你先去忙吧,让我一个人待会儿。”

刘旭明答应一声,转身走了。

林跃拿起桌子上的对讲机把服务生叫进来,一边任由那只娇嫩的手摆布,一边闭眼思考这两个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