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系列搭讪素人

;r /

“白先生妙算,这些人果真如您所料,并未怀疑到押车的护卫身上。”;r /

;r /

待离开驸马府有一段距离,安昭公主才松了口气,见着车厢内白玉笙正在闭目养神,连忙朝着他拱手道。;r /

;r /

毕竟,眼前这位主儿可是破解了驸马府僵局的人,照理说也该算是驸马与自己的恩人,所以在此非常时期,安昭公主并未顾及自己的身份,而是直接朝着他道谢。;r /

;r /

“公主不必客气,微臣来到驸马府的目的便是营救这些人,以便保住这最后一条能够扳倒傅状元的线索”;r /

;r /

白玉笙数着半个时辰已过,才缓缓睁开双目,随即伏在窗口处,见后方无人跟随,便回头朝着安昭公主客气道,似是做了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r /

;r /

的确,白玉笙作为极北之地的参军,此种被人围困的事情见的多了,自然也便有把握,让对方相信自己,并心甘情愿的钻进陷阱内。;r /

腿长少女公园游记

;r /

当然,若是寻常人肯定很难相信白玉笙这套说辞,不过白玉笙曾听闻这位李将军做事容易自满,所以才借着他的个性,弄了一场暗度陈仓的戏码。;r /

;r /

“白先生才是真的客气了”;r /

;r /

“竟然想到让藩属国的使臣乔装成护卫,跟车前往皇城,心知这些人的重点势必会放在车上,所以才安心让这些人跟车离开。”;r /

;r /

“随后,借着本宫的令牌,向公主府调兵跟着空车回来,途中在车下捆着兵刃与甲胄,再继续叮嘱府内使臣们乔装,一来二去使臣便都离开了驸马府,而府内那些人都替换成了数以千计的公主府护卫。”;r /

;r /

“这下,傅府的那些兵将都被困在了驸马府内,今日傍晚的万国大宴,恐怕聪明如傅状元也很难猜得到他将大祸临头吧!”;r /

;r /

看得出来,被围困至驸马府七个时辰的安昭公主心情不错,甚至心中已经想象到了驸马在昊天殿上指认傅龙轩的场景。;r /

;r /

只有白玉笙还在发愁,毕竟他可不会那么乐观的认为,以傅龙轩的脑袋会想不到这些。;r /

;r /

傅龙轩的能力到底有多强,没有和他下过棋的安昭公主自然不知道。;r /

;r /

当初,自恃棋艺精湛的白玉笙都差点栽在他的手中,而今如此重要的证据,他又怎么会放心都交给李将军一个人去办?;r /

;r /

所谓的聪明人,通常指的不只是自己聪明,最重要的还是要会看人;r /

;r /

“白先生,怎么看您的面色不太好?”;r /

;r /

正在安昭公主沾沾自喜时,不经意间发现白玉笙并未露出半丝兴奋之意,当

即便察觉到了不对劲,盯着他颇为谨慎的问道。;r /

;r /

“有三点问题,还没有解决。”;r /

;r /

“哪三点?”;r /

;r /

“其一,傅龙轩为什么会派李将军来到此处,难道他不清楚李将军的性格吗?”;r /

;r /

“什么性格,感觉他不是挺谨慎的吗?”安昭公主诧异道。;r /

;r /

“不然,其实这位李将军是为喜欢左右逢源的人,谁都不想得罪,若是知道自己在驸马府包围的人是公主,以他的性格势必会选择一个权衡之策。”;r /

;r /

“其二,如果微臣是傅龙轩,让李将军故意放咱们走,那么势必会在路上设置圈套,想办法将咱们这些人都悄无声息的覆灭掉,由此便可以说是暴民有反骨。”;r /

;r /

“可咱们的车都往返了多趟,却一直并未动手,这其中原由却让人难以想明白。”;r /

;r /

“其三,便是安昭公主,要怎样才能将那些人都带入皇城内。”;r /

;r /

“直接带进去不行吗?”安昭公主直言问道。;r /

;r /

“不行,咱们的目的便是在傅龙轩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请出这些藩属国使臣,让他们当堂作证,指认傅状元所犯下的罪行。若是咱们混入城内的消息传到傅府,也极有可能被他倒打一耙,到时候恐怕连安昭公主都难以自保了。”;r /

;r /

“更何况,昨日他已在昊天殿上栽赃是安昭公主带暴民闹事的,若是您带着一群陌生人进入皇城,恐怕同样是个不小的麻烦。”;r /

;r /

“所以,如今最重要的事情便是做好保密,在假设他不知道事情的情况下,率领这些藩属国使臣进入昊天殿内,以便打他一个措手不及。”;r /

;r /

“那若是,一个不小心,被他知道了呢?”;r /

;r /

安昭公主有些不安的问道,毕竟她也害怕傅龙轩有什么特别的手段,能够弄到驸马府方向的消息,警如李将军长时间未归什么的,都有可能被他猜到事情的发展。;r /

;r /

“如此人也要带到,然后让墨大人尝试解决吧。”;r /

;r /

“你就这么信任你家墨大人?”安昭公主盯着白玉笙,神色古怪的问道。;r /

;r /

“也不能说是信任,只能说隐约感觉得到,她应该早已猜到了事情的发展,因此才并未在昨晚昊天殿上继续与傅龙轩对峙。”;r /

;r /

“不是因为那个慕蝶衣的关系吗?”;r /

;r /

“可能有一部分原因,但绝对不会是主要的原因。”话到此处,白玉笙终于露出一丝笑容,随即解释道“我家大人不会藏秘密”;r /

;r /

“呵呵本宫还真是羡慕你家墨大人了。”;r /

;r /

“哦?怎么说?”;r /

;r /

“长相貌似天仙,头脑也格外机灵,似乎是个男人都会喜欢她呢。”;r /

;r /

白玉笙虽然情商不高,可也听得出安昭公主话里有话,想到她与驸马爷之间的关系,这话中的八、九分意味便清楚了,因此并未接茬,只是安静的坐在了她的对面。;r /

;r /

毕竟,安昭公主话语中透露着驸马爷的心思,也让白玉笙心里有些不舒服;r /

;r /

“唉算了,不提了,还是想问下白先生,稍后该如何将这些人送往皇城内?”;r /

;r /

听到安昭公主继续搭话,白玉笙不好推辞,想了想,同时撩开车帘朝着远处逐渐清晰的皇城望去,沉思半晌,才扭头朝着安昭公主回答道。;r /

;r /

“不急,稍后公主派人将藩属国使者们送至城墙外的隐蔽处,微臣去一下潜龙狱,兴许有办法让这些人混进去。”;r /

;r /

“白先生本宫觉得,您完有能力带这些人进去。”;r /

;r /

看得出来,安昭公主有些嫉妒墨子柒,所以不愿什么事情都由她帮忙。;r /

;r /

而白玉笙闻言,却是摇了摇头,随即笑道“公主我家大人在这件事上帮不上忙,主要能帮忙的那位在潜龙狱内的另一间牢房”;r /

;r /

;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