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福包

..co,最快更新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最新章节!

两人刚进一进门,里面正在聊天的顿时都停下,朝他们看来。

其中,一容貌俊美,看起来比较温和的男子盯着高韵锦看,“永楼,这位是?”

“助理。”

高韵锦点了点头,表示打招呼了。

但薛永楼没有把她介绍给那些人的意思,坐下来后就和他们开始交谈,吃饭,喝酒,高韵锦被他晾在了一边。

这对高韵锦来说反倒是好事,她也能自在一些。

薛永楼和这些人,虽然好像都认识,但有一部分显然不是朋友,语言间也挺客套的,灌酒什么的也一点都不耽搁。

很多人对她还是挺感兴趣的,频频的朝她看,她一般都是低着头,当没看到。

估计薛永楼在这些人的心目中地位很高,有些人看上去对她挺感兴趣的,却没有人跟她搭讪。

只是,过了一会,有人跟她刚到的时候问她身份的那个温和男子说:“以津,永楼对以熏到底有多紧张,多死心塌地,认识永楼的人都知道。这些年永楼身边出现的美女多不胜数,永楼还不是连正眼都没看过,啊,就别担心,也别盯着人家研究了。况且,永楼落落大方的将人带来,不就是问心无愧的意思么

?”

温婉淡然的夏季少女

林以津收回了目光,点了点头。

高韵锦也听出来了,估计薛永楼的女朋友就是这位“以津”的妹妹或者是姐姐什么的,他这是在帮对方把关呢。

不过,过了一会,那人对林以津说:“永楼相对来说,已经够冷的了,我看他这个秘书跟他太像了,漂亮是漂亮,但没味道,不符合永楼的审美啊。”

第三个人听到了,不赞同了,“不适合永楼这点我赞同,但是说人家美味道,那不是昧着良心说吗?人家看起来本分又安静,脸蛋绝美,身材诱人,我觉得美味得很。”

那人对第三个人说:“既然感兴趣,怎么不去搭讪?”

“搭讪还是算了,人家是永楼的助理,我们要是搞在一起了,永楼还以为我使用美男计盗窃他公司机密呢。”

他们几个人聊天说话,可一点都没有避讳她本人在的意思,声音一点都不小,因为她一字不漏的听了进去。

很显然,是那两人唱双簧,故意说给林以津和她听的。

目的达到了,他们也没必要再提她,吃得差多了,终于开始谈生意了。

薛永楼一直在喝酒,后来林以津看不过去了,瞥了眼高韵锦,“永楼不喜欢逼人做不喜欢做的事,但既然是他助理,他喝不了的时候,替他喝两杯,总不过分吧?”

不否认,林以津肯定是在针对她。

但话也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薛永楼看起来没醉,他没开口,高韵锦只好替他挡了两三杯酒。

两杯酒后,她脑子基本上就已经空白了,白皙的小脸覆上了一层诱人的分红,唇瓣沾了酒液,水润又殷红。

包厢里几个男人,不经意的看了眼,都失了神。

他们吃了这么久,喝了这么久,就算酒量再好的人,都有点熬不住了。

林以津看起来心情不太好,看到不少人去洗手间吐了,跟薛永楼说:“看来合约是谈不成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下次找机会再谈?”

薛永楼点头,正要转身离开,林以津一顿,“永楼,和小薰有什么误会就赶紧把话说开,憋着对们来说都不是好事。”

薛永楼淡淡的点头,表示听到了,离开前想起高韵锦还在,叫来了司机帮他把高韵锦抱上了车。

司机问:“这位小姐送到哪里?”

薛永楼才发现,他不知道高韵锦的住址。

他叫了两声,高韵锦睡得很熟,小脸粉红,一看就是喝多了。

司机给建议,“给她找一家酒店?”

“送回家,叫管家叫人给她煮点醒酒汤喂她喝一点。”

说完,他闭上眼睛歇息了,没有再说话。

到了家里,他直接上楼休息了,至于高韵锦,他没有再花任何心思去想。

他管家做事很利落,很快就按照薛永楼的意思将高韵锦安置在了客房里,也叫佣人喂她喝了点解酒汤,还很细心的叫人帮她准备了明天换洗的衣服。

高韵锦睡过去之后,喝了醒酒汤也没有醒来。

傅瑾城别墅那边,管家却还在等她的消息。

看过了凌晨都没有她一点消息,他有点担心,给高韵锦打了电话,高韵锦手机却打不通,不由有些担心她会出事,想给傅瑾城打电话,又有些犹豫。

他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没有给傅瑾城打电话。

高韵锦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刚醒来的她,脑子空白了半响,才想起昨晚自己喝酒的事,也猜到昨晚她估计是喝醉了。

她现在除了有点头疼,倒是没有其他不舒服的地方。

想到她昨天晚上喝醉了,没有联系傅瑾城别墅那边的人,就有点担心,赶紧拿手机想给那边打个电话过去,却发现自己手机没电了。

不过,这个客房里是有固话的,她就用固话给别墅那边打了个电话。

管家很快接起了电话,她先开的口,“管家?”

管家笑容淡了些,“高小姐?”

“抱歉,昨晚应酬喝多了。”

这是解释她昨晚为什么没回去的意思。

管家脸色才好了些,“高小姐辛苦了,注意身体,酒别喝太多了。”

“我会的。”

她看了下时间,“时间不早了,我还要回去公司上班,先挂了。”

“好。”

既然高韵锦没事,管家也不觉得她一夜没回来是多大的事,反正他不认为高韵锦会背着傅瑾城偷人,也就没有把这件事告知傅瑾城。

高韵锦挂了电话,起床洗澡,洗漱,然后就下楼去了。

薛永楼的管家笑容很温和,“高小姐醒了?早餐已经做好了,请问您要先走用餐吗?”

高韵锦之前没来过这里,猜测的问:“这里是薛先生的家?”

“是的。”高韵锦在陌生的地方总是感觉不自在的,“我昨晚已经打扰薛先生了,就不继续叨扰薛先生了,谢谢们昨晚的照顾,我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