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直播

李羽新搭乘着一辆摩的回到了厂里。由于他行事低调,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更没有人知道他独闯湖南帮的事情。

徐倩虽说已经与李羽新无缘,可她依旧在暗中默默地关注着他。当她发现李羽新左臂缠着纱布的瞬间,她的心揪的慌,那一抹红红的血迹浸湿着她的眼底,一旺泪水闪闪发光,一滴一滴的顺着脸颊轻轻地流下。她知道李羽新的个性,他肯定是去找回他的尊严,从肇庆的那一次遇险她就明白这不是一个简单的男人,更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男人。只可惜自己无缘相近,她只能默默的为之守候。

林舒舒似乎并未发现李羽新左臂的伤口,她依旧按照以往的作息时间教习着陈思琪的课程。李羽新只身回到了宿舍,依靠在枕边静静的坐在床上发呆。

沉思带给他无尽的空间,他的烦劳取决于爱了一个不该爱的人。

于晓彨将设计好的稿件发给了对方,对方也很爽快的按照约定打来2000块钱。林舒舒收到这消息兴奋的跳了起来,三个女孩在设计室享受着第一单成功的喜悦。

“咦,李经理呢?”平常这个时候他不是在这吗?人呢?于晓彨看了看设计室,没找到他的影子。

“刚才还看到他,他的脸色不是很好。”荆莎莎回忆道。

“他可能累了,回去休息了。”林舒舒随口说道。

“既然这样,那就先不管他了。”于晓彨重新打开了网页,自我陶醉一番。

“你说,要是我们的生意一直都这么好,会不会成万元户啊?”林舒舒天真的问道。

“眼光短浅,这年头万元户算啥,至少也得赚过十万八万的。”荆莎莎凑在林舒舒的跟前,呵呵一笑。

“真有那么多?”林舒舒亮闪闪的眼睛像星星一样透明。

清甜文静美女咖啡馆文艺写真

“骗你的。”荆莎莎突露笑脸转身躲开。

“切!”林舒舒将脸偏置一旁。

“你们俩吹完了没有?吹完了收工。”于晓彨招呼一声,将设计室的灯关灭。

贵州帮的红毛收到消息,一个年轻人以一挑五战平湖南帮,他相信这个消息很快就会在白土流传开来。阿裕也收到风声,但是他吃不准是不是李羽新,因为李羽新曾经奔逃过一次。

待张杨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了。他找到李羽新对他说:“昨天去湖南帮的是不是你?”

“不是。”李羽新当即否定。

“没有骗我?”

“骗你干嘛?”

“算啦,不是你就不是吧。”

张杨见李羽新死活不承认,拿他也没有办法。李羽新穿着一件长袖衬衫,外罩一件黑色的西服,虽说是广东的秋天,可依旧温度偏高,咋一看李羽新的装束就显得有些古怪。

“老大,我发觉你今天有些古怪。”

“怎么个古怪法?”

“你平素不是不穿西服的吗?”

“不穿不代表我真的就不穿。”

“我来这么长时间,就没发现你穿过西服。”

“以前和机器打交道,穿的端正不方便。”

“也就是现在高升了,可以穿的周武正王的咯。”

“你这是夸我吗?笑纳了。”

“笑纳就笑纳吧,千万别说老衲就行。”

“呵呵,没想到你这小子也会黑幽默。”

“老大,陈思琪这段时间学得可好?”

“不错,有前途。”李羽新难得说出了个赞字。

张杨听后大为高兴,这一兴奋早将他身上穿西服之事忘得干干净净。

一连几天,李羽新都穿着那件黑色的西服,给人一种很正统的感觉,不知底细的人都以为李羽新变了,变得有些世故,有些距离。

徐倩悄悄的来到他的身旁,偷偷地塞给他一瓶云南白药,没有多余的问话,也没有多余的眼神,只静静的一眼便已传遍温暖,李羽新说不出的感激,心里泛起一种想哭的感觉。

林舒舒一直持怀疑的眼光看着李羽新,她甚至想与之恋爱本就是一种错误,是自己太小太不懂事,太不识世间事物。经过这几天的深思熟虑,她决定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他。

“李经理,我找你有点事。”林舒舒快步追上李羽新。

李羽新眉头一皱,这称呼换做别人他倒觉得正常,可从林舒舒口中唤出,他就觉得有些尴尬和失望。

“林舒舒,什么事?”

“我父母给我介绍了一个男朋友,他是个特种兵。”林舒舒脸上有些窘态。

李羽新算是听明白了,林舒舒有可能看不起自己那天的懦弱,不然,怎么编一个特种兵的故事。李羽新漠然的不知所以,心有些凉,却不知道怎么去讲。

“你有什么打算?”李羽新本想问,你是怎么想的,可酝酿半天却开不了口。

“我能有什么办法,遵照父母的意思,我不能做一个不孝顺的儿女。”

“行,我知道了。”李羽新淡淡的一句话,洗刷了内心的空虚,此时他觉得天旋地转,刚刚开始的一段感情却化作乌有。失败,人设的失败。

崩溃,山雨欲来风满楼,朋友也是可以分拆的。李羽新坚强的咬着牙,一步一个脚印的将地板踩得砰砰直响。

林舒舒走在后面,她听得出李羽新伤悲的心……

李羽新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强做笑脸的苦撑着自己的颜面。

于晓彨将设计稿的事汇报给李羽新,李羽新借机抒发内心的狂热,哈哈哈,狂笑几声,设计室的屋顶回荡着残留的余音。其他的设计师不明情况,都傻眼的瞪着他,只有林舒舒低下了头,徐倩坐在后面心情极为复杂的看着屋内的情况。

她知道李羽新狂笑的来由,她也知道李羽新破灭的情感,只有被伤过的人才能真正的体会到瞬间的情感变化,也只有同病相怜的人才能相互感应。

就让他尝尝这种滋味吧,与爱分离的痛苦她更清楚。然而,她不知道李羽新经历过一次次爱的变故,这一次只是他生命中短暂的过往。爱就爱了,不爱也罢,分分合合,苦离恨多。哎,就让这一切化为忘情水吧,给我一杯又何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