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影视下载最新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尸九这次遁走没有再回墓丘山的坟堆下头去,而是施法通知还在天宝国的天启盟同伴,给予他们一定警示,做完这些之后尸九就直接远遁离去,先一步离开天宝国,至于别人走不走就不关他尸九的事情了,反正在天宝国能真正说了算的只有涂韵。

与此同时,和计缘一起回驿站的慧同和尚算是终于得空了,首先讲的不是宫中伏妖的事,毕竟计先生就在宫中,慧同和尚讲得最多的则是那甘清乐甘大侠,似乎对其极为感兴趣。

夜深之后,计缘等人都先后在驿站中入睡,整个京城早已恢复宁静,就连皇宫中也是如此。在计缘处于梦境中时,他好似依然能感受到周遭的一切变化,能听到远方百姓家中的咳嗽声争吵声和梦呢声。

腊月二十六,大寒时节,计缘从驿站的房间中自然醒来,外头“哗啦啦啦”的雨声预示着今天是他最喜欢的下雨天,而且是那种不大不小正合适的雨,世界的一切在计缘耳中都分外清晰。

昨夜有御水之妖身死,本就有水泽精气散溢,计缘没有出手干预的情况下,这场雨是必然会下的,并且会持续个两三天。

计缘睁开眼睛,从床上靠着墙坐起来,不必打开窗户,静静听着外头的雨声,在他耳中,每一滴雨水的声音都不一样,是帮助他刻画出真正天宝国京城的笔墨。

计缘居住在驿站的一个单独小院落里,介于对计缘个人生活习惯的了解,廷梁国使团休息的区域,没有任何人会没事来打扰计缘。但其实驿站的动静计缘一直都听得到,包括随着使团一起上京的惠氏众人都被禁军抓走。

在听了一会雨声之后,计缘也听到了一阵脚步声在外头徘徊。

“甘大侠,计某已经起床了,进来吧。”

外头的甘清乐闻言一喜,推开门进来看到计缘盘坐在床上。

“先生早。”

超可爱校园清纯美女卖萌惹人爱图片

“甘大侠早,随便坐,有什么事只管说吧。”

这些天和计缘也混熟了,甘清乐倒也不觉得拘谨,就坐在屋舍凳子上,揉了揉手臂上的一个包扎好的伤口,开门见山地问道。

“先生,我知晓昨夜同妖怪对敌并非我真的能同妖物抗衡,一来是先生施法相助,二来是我的血有些特殊,我想问先生,我这血……”

甘清乐说到这话音就止住了,因为他其实也不知道究竟该问什么。计缘略微思量了一下,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从另一个角度开始引申。

“常人血中阳气充沛,这些阳气一般内隐且是很温和的,诸如僵尸和尸鬼等至阴至邪之物喜居阴邪之地,但也都喜吸食人血,以此寻求吸食元气的同时一定程度追求阴阳调和。”

计缘说着视线看向甘清乐的半红胡子和身上的伤口,昨夜过后,甘清乐须发的颜色并未完全恢复正常。

“如甘大侠,血中阳气外显,并受到多年行走江湖的武人煞气以及所饮用烈酒影响,激斗之刻如燃赤炎,这便是修行界所言的阳煞赤炎,别说是妖邪,就是寻常修行人,被的血一泼都不好受的。”

“那……我可否步入修行之道?”

甘清乐犹豫一下,还是问了出来,计缘笑了笑,知道这甘大侠本就醉温之意不在酒。

“其实吧,甘大侠可以去问问慧同大师。”

听到计缘的话,甘清乐顿时一愣。

“啊?先生的意思,让我当和尚?这,呃呵呵,甘某好久,也谈不上什么六根清净,而且让我长年不吃肉,这不是要我的命吗……”

计缘摇摇头。

“计某可没让去当和尚,佛门之法可从来没说一定需要出家,剃度受持全戒的僧人,从本质上也是收心以养佛性,我与佛门高人论过一场,佛门之法究其本质也是修行之法,有佛意甚至正意皆可修。”

甘清乐眉头一皱。

“不用戒酒戒荤?”

“看那些佛门虔诚信众,也没几个一直戒酒戒荤的,有句话叫做:酒肉穿肠过,佛法心中留。”

计缘笑呵呵说着这话的时候,慧同和尚刚刚到院落外,一字不差的听去了计缘的话,微微一愣之后才进了院子又进了屋。

“计先生早,甘大侠早。”

“慧同大师。”“大师早。”

甘清乐见慧同和尚来了,刚刚还议论到和尚的事情呢,稍稍觉得有些尴尬,加上知道慧同大师来找计先生肯定有事,就先行告辞离去了。

等甘清乐一走,慧同和尚就无奈笑道。

“先生,我知道您神通广大,即便对佛道也有见解,但甘大侠哪有您那么高境界,您怎么能直接这么说呢。”

“嘿,计某这是在帮,甘大侠都说了,不吃荤不喝酒和要了他命没两样,而且我看他对那陆侍官也颇有好感,这大和尚又待如何?”

“善哉大明王佛!”

慧同和尚只能这么佛号一声,没有正面回应计缘的话,他自有修佛至今都近百载了,一个徒弟没收,今次见到这甘清乐算是极为意动,其人看似与佛门八竿子打不着,但却慧同觉得其有佛性。

“先生好意小僧明白,其实正如先生所言,心中清静不为恶欲所扰,些许戒律束人不束心又有何用。”

计缘见这俊美得不像话的和尚宝相庄严的样子,直接取出了千斗壶。

“大师说得不错,来,小酌一杯?”

“计先生……”

慧同无奈,这样子看得计缘不由露出笑容,他可是知道这和尚其实是个妙人,有时候挺逗的,保不准心理活动十分精彩呢。

“好了好了,不说笑了,对了,那皇帝有何封赏于?”

慧同恢复庄严神态,笑着摇头道。

“天宝国皇帝想册封我为护国大法师,还欲让我在法缘寺担任方丈,哦,还赏赐了千两黄金和不少丝绸锦缎等物。”

公开挖墙脚了这是。

“长公主气得不轻吧?”

“她倒也并未怎么生气,知晓小僧定不会为了这些来天宝国当什么所谓的护国大法师的。”

计缘思量一下,很认真地说道。

“其实长公主心性颇为灵慧……”

计缘的话说到这里忽然顿住,眉头皱起后又露出笑容。

“计先生,怎么了?”

“呵呵,有点意思,局势不明且涂韵生死不知,计某倒是没想到还会有人这时候敢入京来查探的。”

听计缘说的这话,慧同就明白计先生口中的“人”指的是哪一类了。

“大师,我们去看看。”

“小僧自当陪同。”

……

因为这场雨,天宝国京城的街道上行人并不密集,但该摆的摊位还是得摆,该上街买东西的人还是不少,并且昨夜皇宫中的事情居然大清早已经在市井上传开了,虽说凡事没有不透风的墙,可速度显然也快得过了,但这种事情计缘和慧同也不关心,显然和后宫或者权谋有些关系。

今日客少,几个在街市上支开棚子摆摊的商贩闲来无事,凑在一起八卦着。

“哎,听说了么,昨晚上的事?”

“什么事啊?”“慧同大法师知道吧?”

“好像是廷梁国有名的高僧,前几天不奉诏入京了嘛。”

开头挑开话题的商贩一脸兴奋道。

“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皇上为什么诏慧同大师来?因为皇宫中出了妖怪,搅得皇宫不得安宁,搅得朝局动荡,这才请了慧同大师来收妖的!香美人惠妃知道不?那居然是一只狐狸精啊……”

“哎呀!”“是么……”“当真如此?”

一位样貌年轻且长发无发髻的男子路过这边摊位,顿住倾听了一会,听到这些商贩一惊一乍地热烈讨论,随后脚步不停继续向前。

“哎,迟了一步……”

这年轻人撑着伞,身着白衫,并无多余配饰,本身面容十分俊美,但始终笼罩着一层朦胧,长发散落在常人看来属于披头散发的不礼之貌,但在这人身上却显得十分优雅,更无旁人对其指指点点,甚至好像并无多少人注意到他。

在这京城的雨中,白衫客一步步走向皇宫方向,确切的说是走向驿站方向,很快就来到了驿站外的街上。

这里不准百姓摆摊,加之是雨天,行人几近于无,就连驿站区外平常站岗的军士,也都在边上的屋舍中避雨偷闲。

男子撑着伞,目光平静地看着驿站,没过多久,在其视线中,有一个身着白色僧袍的和尚漫步走了出来,在距离男子六七丈外站定。

“善哉大明王佛,种善因得善果,做恶事遭恶报,施主以为如何?”

撑伞男子没有说话,目光淡漠的看着慧同,在这和尚身上,并无太强的佛门神光,但隐约能感受到很强的佛性,能收了涂韵,看来是隐匿了自身佛法。

“和尚,涂韵还有救么?”

慧同和尚此刻心中其实十分紧张,因为对面那人他竟然感受不到丝毫力法神光和妖气,菩提慧眼望去只能隐约见到一丝白光,就好像白衣服折射的光一样。

‘善哉大明王佛,还好计先生还没走!’

心里紧张的慧同面色却是佛门庄严又平静的宝相,同样以平淡的口吻回道。

“涂施主乃六尾狐妖,贫僧不可能留手,已收入金钵印中,恐怕难以超脱了。”

撑伞男子点了点头,缓缓向慧同靠近。

“我与佛门也算有些交情,金钵给我,饶不死。”

慧同心中猛然一跳,压抑住身体的不安,依旧稳稳站立双手合十,目光平静的看着男子。

也就是这时,一个身着宽袖青衫的男子也撑着一把伞从驿站那边走来,出现在了慧同身旁,对面白衫男子的脚步顿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