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榴莲香蕉

蓝天银行的郑经理,明明就是早上跟她商谈好了的,怎么突然就是变卦了?这简单让叶绵绵措手不及。

有那么一瞬间,叶绵绵的心里是绝望的。

“郑经理,们银行没有诚信吗?知不知道我贷款是为了救人?怎么可以这样出尔反耳?”

叶绵绵气得不行。

“抱歉,叶小姐!您的心情我感同身受,只是现在公司的规定就是这样,我也没有办法啊!对不起了!您还是去找其他银行合作吧!”

郑经理态度诚恳,一味地道歉,叶绵绵沉思了片刻,“郑经理,我想知道原因!如果是因为们银行方面的原因,那么为什么我昨天去的时候,就这么爽快地答应了?最好实话实说,不然的话,我会把这件事情发布到微博上去的。而且,我会追究们银行方面赔偿我的损失。”

她仔细想想觉得不对劲,如果是因为银行政策法规方面的事情,银行方面早上就不会答应的。

不会到了晚上才打电话过来拒绝。

“这个……”郑经理在电话里叹了一口气,“说真心话,我也不得罪客户。这里我只能作为私人方面提醒您一句,您最近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叶绵绵闻言,便是倒吸了一口凉气,的确,她是得罪了一个人,那就是慕寒川。

难道是慕寒川在从中阻拦?

本想再追问那郑经理几句,想不到他早已经匆匆地挂断了电话。

纱裙女感受初秋味道

叶绵绵捏着手机发呆。

微怔之间,一道漆黑的身影从门口走了进来。

西装革领的男人,俊脸上还带着一抹邪气的笑容,他就这么闲闲地走了进来。

站在离她一米远的地方,他停下来,双手插在西裤的口袋里,长眸微凝。

从他的眸光里,她看到了他的兴灾乐祸。

是的,他就是挖好了坑,等着她跳,等着她去求他,然后乖乖地在他面前躺平了,任由他欺负……

有那么一瞬间,她真的很想把这张帅气的脸打得稀巴烂。

他怎么可以这么过份?

把儿子藏起来不让她见,把秦烈扔进监狱不让他出来。

一个人的心,怎么可以坏到这种地步?

内心剧烈地波动着,但最终她还是保持了冷静。

开门做生意的,第一准则就是不能得罪客人。

“慕先生,想要给的未婚妻挑选衣服吗?”

她深吸了一口气,勉强地迎了上去。

此时,店子里还有其他女客人在挑选衣服,背景音乐播放着周传雄的一首老歌。

他转过头,闲闲地看了一圈,

“衣服的款式倒是不错,不过,显然在价格上配不上我未婚妻的身份和气质。”

叶绵绵冷笑了一声,“那么,还请慕先生前往更高级的店铺吧!”

他一步步走到了她跟前,两个人几乎再无间隙的时候,他便挺直了胸膛,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黑眸里全是霸道。

“女人,别老用这么强势的语气跟我说话!”

“我一向如此,要是不喜欢,就不远送了。”

叶绵绵作出了请他离开的手势。

他只是看着她,微笑……

她白了他一眼,转身走向了吧台,给自己泡了一杯咖啡。

心里在想着怎么跟他斗智斗勇。

他慢理条斯地走到了她的身后,她的后背感觉到了一阵温暖,她知道,是他贴了上来。

这该死的男人,店铺里这么多人,他居然还这么放恣地将她挤在了他的身体与吧台之间。

她想逃都逃不掉了。

只得任由他这么抵着她。

他微微俯下身低下头,在她耳际轻声道,“店子里的生意很不错啊!不过,为什么的笑容如此勉强呢?”

他性感的声线里,明显带了调侃的成份。

那火热的气息喷薄在她的耳际,她的身子都微微颤抖了一下。

“慕寒川,我笑得勉强不勉强,关什么事情?”

他的大手从身后扶住了她的腰肢,两个人之间再无距离。

“我在想,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如果想要让我帮忙的话,不妨说出来,兴许,我能帮想想办法。是知道的,我这个人虽然平时不怎么喜欢做善事。但是,情况也有特殊的时候,比如心情一好可能就会同意了。”

“慕寒川,银行的事情是做的吧?”

她感觉到他的唇几乎就要吻上了,那火辣的气息就在她的耳际,她都不敢转头,仿佛那一转身,她就是主动凑过来吻他一样。

她双手扶着桌子,却在不经意感觉到了他身体的变化。

“放开我……”

她伸手推了一把,然后趁此抽身走远了几步。

“什么银行?什么是我做的,说清楚一点……”

他还在笑,步步朝着她逼近,还笑得那么坏。

她只得往后面的休息室退。

他亦步亦趋。

她进门之后,伸手便要将门关上,然而,他的动作更快,一伸脚就踩在了门槛上,她手里的门再也关不上了。

他一稍用力,便将门给反推开了。

随后,他便将门给反锁了。

“慕寒川,干嘛?”

“我这不是给机会求我?”

“真是可笑,以为在银行方面搞了鬼,我就没有办法了吗?我会弄到钱的,我会把秦烈救出来的。”

这样的话,仿佛是在强调她不怕他。

他只是笑,勾着唇角一步步将她逼到了墙角落里。

然后微一弯腰,便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再转身将她揉进了沙发里面。

她想要起身,却是被他再次压了进去。

男人的力量,是她永远无法越跨的,她双手抓住沙发,拼命地想要站起来。

他却是低下头,凝视着她绯红的唇瓣,稍一用力便是吻了上去。

她唔唔地叫唤着,一双小手握成了小拳头砸在他的身上,而他却毫不在意,反倒是越吻越深。

是的,她那点小力气在他的眼里就只是打打闹闹的,他狠狠地吻着她的唇瓣,大手抓住了她的裙摆狠狠地一揪。

每每她为了秦烈而与他对抗的时候,他心里总是充满了怒火。

长时间来,这些怒火快要堆积成火山了,今天,便是想要全部发泄出来。